员工天地
王敏散文《年味寻踪》
时间:2019-02-06点击量:457 单位:采购供应部 作者:王敏 分享到:

偶尔听到一声鞭炮响动提醒我,年就快到了,又过年了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刚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儿子也开始绕在我的身边,从那充满稚气而又朗朗的嗓音中,欢快地唱出一首年节歌来:

“二十三,糖瓜儿粘;二十四,写对子;二十五,磨豆腐;二十六,炖大肉;二十七,宰公鸡;二十八,把面儿发;二十九,蒸馒头;三十晚上熬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……”

我听之一震,满满的回忆杀呀,这不就是我充满年味的童年吗?但如今呢,听着儿子颇有期待的样子,我却已然没有了热情,纳闷年少时,过年那种亢奋从何而生呢?

那时,临近腊月就急盼着过年,过年好像是一年中最幸福的时刻,连家乡老屋房上的烟筒冒的烟,都飘动着年味。正像年节歌里面描述的----他家蒸豆包了,你家做年糕了,我家烤猪蹄了……那味道啊!隔着几道墙都能闻到。而现在,楼道里冷冷清清,那些味道连同年味,都被油烟机们抽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过年好!过年好!”应接不暇的拜年声,此起彼伏,从早晨到晚上,从初一到十五,只要见面,这招呼谁也拉不下。街坊邻居,低头不见抬头见,一条道上常碰面,那时候的人,没有那么多警惕性……如今的水泥墙里——阴冷,一个楼层的邻居都不吱声,礼貌的笑笑是最大的恩赐,更别说相互来往。楼道里面静悄悄,都将热情关进自己的家门里,都把热闹留在自己家中享用。

其实,少年的时候,哪里有现在这么富有过年,就是过个心气儿。其实,现在这个时候只要有钱,没什么买不到的,可总觉得少了很多很多。没了年气,没了年味,连偶尔响起的鞭炮声,都是懒懒的、懒懒的……

年味儿越来越淡了,中国最大的一个节日变得越来越无聊了,原因是什么呢?我觉得——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富有了吧。

我的老家是陕西神木的农村,我记得小时候,当时比较喜欢吃鱼和螃蟹,但是价格很贵,日常很难吃到,于是只能到过年的时候,可以吃个过瘾。但现在,说吃就吃了。现在的孩子们,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期待过年吃好吃的。再比如,小时候比较爱玩鞭炮,过年的时候,爸妈会给买很多烟花类的小玩意,和周围小伙伴找个时候,大家一起放着玩。但现在回家,基本上已经禁止过年放鞭炮了,回去发现,家里的每个小孩都手捧着手机玩游戏,虽然也是过年,但形式已经变了。

还有以前过年,家里都会按照惯例给我们兄弟姐妹每人买一套新衣服,全家人一起去我们当地的百货大楼逛个一整天,而且新衣服必须等大年初一才能穿,怕我们给弄脏了。但是现在我妈有时候看到好看的衣服,直接给我发图片链接,然后直接找到商家在网上下单就可以了,现在和父母出去逛街,更主要的是吃喝玩乐耍心情,而不是买衣服了……

与现在钢筋水泥的单元楼相比,小时候的家就是标准的农村大院,一个比较大的庭院,摞起了两层砖瓦房。邻里之间都相互认识,关系也还不错。过年的时候,在家里的庭院里摆上一桌,大家一起说说笑笑,婶子、大爷、叔叔的……那辈分关系的,如今的我依然晕头转向,但也想想就挺有意思的。但随着大院的动迁,家里用补偿的钱买了楼房,从此,“散养”成了“蜗居”,住习惯了大院式的房子,住楼房总感觉很小很闷不说,也没了人气,年味也就更加寡淡了。

我已经慢慢释然了,也想的明白了,年味浓淡其实也不再重要,春节的传统文化必然是被传承、发展和打破的,时代在变,习俗也自然随之而变。但人世间,有一样是不变的,那就是回家过年。因为,即使是儿子年轻尚小,但在这日渐寡淡的年味里,也总是透着浓浓的亲情,从两儿子清爽干净的眼神中,每每感受到是,他们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的那种企盼之情。

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人们常说,“思念是一种连呼吸都会痛的病,那么回家过年,就是连寒风都甜的信仰”。

每个人都是故乡的囚徒,无论你走到哪里,你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都会不由自主地折射出家的影子,任凭你怎么使劲儿,也无法挣脱这个身份,充满泥土气息的家乡在出生的那一刻,早已深深地烙印在每个人的骨子里,血液里,融为一体。

过年回家,这也许才是人世间最浓、最烈、最大的年味吧……

编辑:李建军